• -游戏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工作时间:
  •  星期一:14:00-22:00
  •  星期四:14:00-22:00
  •  星期五:14:00-22:00
  •  星期六:14:00-22:00
  •  星期日:14:00-22:00
  • - 客服邮箱 
  •  1429114258@qq.com
首页 >> 帖子

末日之后-风帆双子24-28章(Forever爱牛 作品)

新闻类别:帖子  发布日期:2013-09-06 14:59:36.0 来源:管理员

第二十四章  潜移默化(上)

====================================

第二天,小风醒来时已经快是中午了。他躺在帐篷的睡袋里,环顾四周,没有沫悉的影子,想起昨晚他俩的对话……哆嗦了一下,只希望她没有和别人说。

小风起来穿好军阀的制服,然后拎起方舟武士的战刀走向腾格尔的司令部,打算去汇报任务。

 

“咳咳,大致的情况沫悉已经和我说了,不过她说有些特别的东西在你那儿……”腾格尔一见到小风就这样说。

小风抬手给腾格尔看那把刀,仍然清晰可见的A.R.K.和进化环带映在桌面上。

“诺亚方舟……”小风喃喃道。

“你们能活着回来真是不容易……”腾格尔惊异道,“既然它是你缴获的,也就别上交了吧,你本来就很喜欢冷兵器的样子。”

“对了将军,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又干掉了一队A兵团的巡逻队,战斗力似乎不一般。”

“是啊我知道,沫悉也为此受伤了。”腾格尔拍了拍小风的肩膀,“在那样的情况下又重重的打击了A兵团,你功不可没!”

“……虽然我的队伍也要崩溃了。”小风一脸沮丧,“不过,趁这个机会,我们也许可以一举端掉A兵团……”

“呵呵,你为什么和沫悉都这么想……?她是这么和我说的,先派一批人去堕落城附近搅起冲突,引出A兵团作战力量;然后我们倾巢出动,从废城方向攻破他们的大门,直取他们老巢。”腾格尔在地图上比划起来。

【嘿,这货什么时候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呵呵,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我们应该在堕落城附近布下埋伏,甚至向A兵团基地进行骚扰,以起到拖延和激怒的作用。”

“不错啊,比原先那个计划好多了……这样,你去准备一下,或者去找沫悉,她应该在军火库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军阀军火库

“果然你在和我想一样的事情啊……”小风站在军火库门口,看着沫悉的一举一动。

“靠,你要吓死我啊……”沫悉手里还提着一桶水,正往一把SVD中灌水。

小风走近沫悉,说:“SVDAK-74都是导气式步枪,在导气管里加水,多么好玩的事情。”一同加入工作当中。

“好吧,让我休息会儿……”沫悉把手中的水杯交给小风,然后坐到后面的弹药箱上去了,“话说,你也要跟着腾格尔一起去讨伐A兵团吗?”

“不然?我要等两边俱伤的时候回去,你也一起去吗?”小风仔细地给枪灌水,一边道,“沫悉??”

小风还没转回头,就被打了闷棍,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夕阳下,A兵团基地

“报告,堕落城有大批军阀与盗贼在冲突,而且影响并骚扰到我们基地!”

AndyLaw咬牙切齿道:“这帮不识好歹的军阀,到我们的地盘撒野!去,组织大批精锐佣兵,把军阀全数干掉,并保护盗贼组织。他们暂时还是我们的雇主,雇主死了我们哪来佣金。”

“是!”

 

一小时后

“怎么搞的,那么久还没有回来……”AndyLaw开始顾虑起来。

AndyLaw,接到SOS求助!”

“沙沙——我们遭到——大、大批——军、沙沙——阀埋伏——”无线电里传来绝望的求救声。

正当AndyLaw意识到中计的时候,又一个佣兵跑来报告:“AndyLaw大哥,门外有大批的军阀,带头的是……腾格尔!”

AndyLaw心里大喊不妙,这下真的被将军了,但心里生出一个侥幸的念头——还有小风呢……

他带好枪械走出基地的卷帘门,BPK战队已经和军阀对峙上了。

AndyLaw对着腾格尔没好气地说:“哼,腾格尔你又如此兴师动众地来找我做什么。”一边在军阀群中快速搜索着小风的身影。

“那是,不过你在找小风吗?”腾格尔轻蔑道,“那可是你的爱将啊……”

AndyLaw心里为之一怔,但迅速控制住惊讶的神色:“你蒙我呢,他肯定在几公里之外从瞄准看着我。”

腾格尔切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黑色的棍子般的东西,扔在了地上,然后高傲地看着AndyLaw

AndyLaw当然认得那是什么,那根就是小风从没离身过的Jackal折叠狙击枪……接连三招败给腾格尔,这盘棋怎么走……!

小风本人,此时还昏厥着被拷在军阀的重刑监狱内。而沫悉,她也是……

 

第二十五章  潜移默化(下)

====================================

“唔……”沫悉忍着剧烈的头痛,试图摇醒一旁同样被铐住的小风,“醒醒啊你……”

小风微微撑开眼,额头上淌下来的血染红了他的左脸,右手被铐起来,手铐的另一端是沫悉的手。同样的,她后脑上也有一处伤口……

“这是……哪儿……?”小风用仅存的力气问道。

……半晌,一个声音传来:“这是军阀监狱,两个该死的叛徒!”随即,一名军阀狱官走近他们俩。

“腾格尔将军去哪儿了?我们要见他。”

“呵呵,你们想知道吗……”狱官轻蔑地说,“告诉你们也无妨,他去剿灭A兵团了!”

这句话把小风打蒙了,与此同时激起了他求生的希望。“我要去,阻止他……”小风轻声对沫悉说。

“……放弃吧……没希望了。”沫悉一脸绝望,“关在这儿……没人可以逃出去……”

“哼……”小风摸摸腰间,枪果然被拿走了,但腿上绑的小型匕首没有被搜去。二话不说,他对着那个狱官的额头飞出一刀。那家伙还没来得及呻吟就一命呜呼了。

“……别垂死挣扎了,我说……”沫悉轻叹了口气,“一切都是徒劳,你这样去了……”

“闭嘴!”小风吼了一句,然后盯着那副把他们俩靠在一起的手铐。他挑了一把细长的匕首,把刀尖捅进锁孔里,试着想要自行开锁。但小风一个不留神就把自己的手腕划破了,倒吸一口凉气。

沫悉不再说什么,她知道小风的急切,再拖延下去很可能,他妹妹以及A兵团从此不复存在了……但这样,就算心有余,力也不足了。她攥紧了小风的左手,一个劲的摇头。

小风不是左撇子,用左手开锁真是为难,何况是用刀,一把曾经沾过血的刀。小风把刀刃那面朝向自己,他不想沫悉再受伤……

【沫悉本是和我毫不相关的一个女孩,她却因为我被关在这里,负着伤,内心痛苦着,我怎么忍心再让她……】

小风毅然继续他的使命,在内心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下,他终于突破这道难关。而沫悉又从狱官的身上搜出了钥匙。

沫悉望着小风惨不忍睹的右手:“即使这样你也要去么……”

“最多一死,而留在这儿死的就不止一个了。”小风坚定道。

沫悉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的。”小风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我回来之前,你可别离开这里啊。”

小风找到了他的武器,擦干了血,飞奔出军阀的营地,心里道:哼……说不定,回不来了呢……

 

A兵团基地外

AndyLaw面对军阀的袭击,做了最坏的打算:尽量拖延,为部队转移争取时间。放弃A兵团基地,分散到各个小型据点中去。基地里忙得不可开交,小帆正疏导着所有人朝堕落城方向撤离。

但军阀似乎已经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了:军阀的无坐力炮和机枪把他们的武装直升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一直在回避而无法攻击;狙击手盯着楼上的机枪台,一有人上去就会被干掉;AndyLaw自己正和腾格尔对峙上了,一时分不出高下来。

突然,直升机中了一发RPG,在空中摇摇晃晃地转了几圈。AndyLaw吓出一身冷汗,可腾格尔乘机一脚踢在AndyLaw胸口,用枪指着他的额头。腾格尔道:“看,你输了。”

正在这时,一枚威力巨大的子弹擦着腾格尔的脑袋飞过,AndyLaw趁腾格尔一惊的时候,抢过他的枪并枪顶着他的胸膛。AndyLaw说:“不,是你输了。”

 

200米之外

“靠,这都打不中啊……”小风紧握着拳头,用颤抖的右手来射击果然不行,于是他快步向前跑去。

 

AndyLaw无情的开枪了,冲击力将腾格尔推出几米远。趁军阀还没反应过来,直升机就开始用航炮扫射军阀,地面上凄惨叫声一片。

 

“呼哈哈——哈哈哈哈——”一个近乎癫狂的声音传来,“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吗?”腾格尔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把披风一甩,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站了起来。

顿时枪林弹雨……腾格尔展现出几乎不可能的跳跃回避,那么多人同时开火竟然伤不到他。

这时,一发狙击枪弹击中临空的腾格尔,AndyLaw命令所有人停止射击——小风已经出现在可视范围内了。

“我那枪可绝对是蒙的。”小风放下枪,看着腾格尔。

 

第二十六章  决战在此

====================================

AndyLaw已经让人把小帆叫来,让她看看这一幕……

“果然啊,你还是逃出来了。”腾格尔恶狠狠道,“坏我好事,你个叛徒受死吧!”随即扑向小风。

小风侧身闪过他,左手抽出武士刀顺势甩向腾格尔,一刀劈在他的腹部。但小风感觉就像砍在墙壁上一般……

“呵呵,太幼稚了。”刀刃劈在腾格尔的腹肌上,只留下一道凹痕罢了,现在大家都懂了为什么他中了几枪都没死!

小风的脑子迅速地运转着,到底对付这么一副刀枪不入的身体……

腾格尔迅速出招,连续的组合拳使得小风猝不及防;小风只能拉开距离凝神倾听,在他耳中对面的动作一清二楚,但——什么破绽也没有。

腾格尔哪能放过这个机会,跨步腿一蹬,飞快地冲了上去,准备给小风迎面来一拳。小风双手挡住了这一击,但还没来得及抬眼,腾格尔的一脚便接踵而至,这脚踢得可结实了,小风那小身板子根本接受不了这一击,直接仰翻在地,喷出一滩血来。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没人敢开枪,只能站在远些的地方望尘莫及……

小风的阵脚完全被打乱,一下慌了……

腾格尔狂笑着,走向小风。“看看你——这里的所有人,都等着你来把我杀掉!但是你现在,却败在我脚下,哈哈哈——”他一把拎住小风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以为,凭着你那副耳朵就能杀得了我?……可怜虫!”

小风忍住被侮辱的冲动,轻咳了几声,在心底对自己说。

【小风,这没什么……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个人类,唯一的特点就是他太狂妄了……狂妄的人总会死。】

小风用冷冷的目光盯着腾格尔,手里已经摸出一把匕首……

“怎么,有什么遗言?”腾格尔轻蔑道。

小风没有答话,闪影之间,匕首已经刺向腾格尔的喉管——但即使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这一击还是无效,刀尖只是嵌在咽喉处。

“还想杀我么?你特么给我去死吧。”腾格尔顾不得拔下匕首来,直接向小风攻击。

小风突然蹲下,跳起,然后往那把匕首的刀柄上一个膝撞……轻盈落地。

腾格尔刚想笑,但发觉发不出声来,随即感到嘴里一股腥甜,那把匕首戳穿了他的喉管,鲜血正喷涌而出。他愤怒地瞪着小风,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知道吗?说我可怜的人。”小风微笑着对腾格尔说,“其实你比我可怜的多……”他看着腾格尔倒在血泊当中,用那种胜利者的眼神。

小风转身走向A兵团基地,看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小帆掩面而泣,向小风快步走过来。

小风以为是她与自己分别太久,又发生了误解,想拥抱哥哥一下而已。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小风还没反应过来,刚想向小帆解释,又是一耳光“啪——!!!”这记比刚才那下更重,更响,更痛……

小帆不顾脸上泪水纵横,开始对着小风大吼:“你知道什么,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孤身一人,在这乱世中……你是我相依的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走就走了……!!你个魂淡魂淡大魂淡——”她开始像个小孩子一样捶打着小风。

小风对刚刚妹妹的无理毫不在意,帮她拭去泪水,一把搂住她。“都是我的错,是我心里没有你……现在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分开。”小风抚顺着小帆的头发,安慰道。

渐渐的,小风感觉怀里的哭声止住了,轻轻放开她。但是小帆就算走路也死抓着小风的手臂不放……

【你爱抓着就抓着吧……真是,说你长大了还是什么好……】小风各种无奈。

他看到微笑的AndyLaw,也笑而不语。

……终于,安宁的生活,就快了。

 

 

第二十七章  尘埃落定

====================================

A兵团基地地下一层

“为什么还不让我脱离战场!”小风大吼,他正在和AndyLaw争执。

“在这乱世,你以为想退伍就退伍的吗?”AndyLaw淡淡道,“况且你的实力就是我们A兵团的实力。”

“已经灭掉了军阀……”小风各种心酸,“……我只是想好好和妹妹生活下去。”

AndyLaw拍拍他的肩膀:“好吧,我理解你……再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怎样?”

“你确定是最后一个任务?”

“当然,在那以后你只要做末世的正常人就好了。”

小风想想也是,AndyLaw从没出尔反尔过,便答应下来:“好吧,说说看……别是什么高难度的任务啊。”

“很简单,我们杀死了军阀首脑腾格尔,但是他的残部还在军阀营地苟延残喘,并且守卫这大批物资。如果我们能赶在盗贼之前全灭军阀,那么我们就能得到这批物资……”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干掉他们?”

“当然不会只让你一个人去。军阀现在内部肯定很混乱,单枪匹马一定敌不过。”

“所以呢?”小风不耐烦了。

“所以你现在就去吧,我准备一下就出发,在军阀前哨所集合。”

……

军阀前哨所

风帆两人靠在哨所的墙上。

“好安静啊……”小帆感叹道。

小风沉默半晌……

“是啊……以后……我们就能过安静的日子了。”

“真的吗,你真的打算离开战场了?”小帆露出欣喜的神情,说实话她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

“我们两个再会也不分开了……再也不能分开了……”

小帆不语了,静静地依偎在小风肩膀上……

 

风沙中……一个身影慢慢靠近。走近了,正是AndyLaw

“啊……你们两个,真是……不说你们了。”AndyLaw看着亲密的两人各种无奈。

“嗯呢,AndyLaw大哥。”小帆先反应过来。

“噢,这里我们都搜查过了……”小风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在几公里之外的话,我有听到争执的声音,就等你来了。”

AndyLaw环视四周后道:“好吧,继续前进。”

 

直到傍晚的时间,三人仍然没有找到残余的军阀,只发现了一批被拆除的帐篷和几具尸体,明显是发生过冲突……现在线索断了,能跟踪到的也只有这里了。

“哥,你还能听见些什么吗?”小帆问。

AndyLaw的目光也望向小风:“听不见的话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天黑下来我们的风险系数就会增加不少。”

【你真把我当雷达了啊- -】小风道:“就在这附近,但是声音很轻……”

【像是在什么隔音的建筑物里……难道是那个么?】小风望着前面的一座破旧的碉楼,但什么也没说。

“算了,今天就此收手吧。”AndyLaw站住了脚。

小风拉着小帆往前走去:“我们再往前走走就回来,AndyLaw大哥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好了。”AndyLaw听了也没多想什么,找了一处避风的墙角靠着。想想也是,一天的徒步搜索是绝对累的……

待他们走出了AndyLaw的可视范围,小帆什么也没说,抽出背上的战术M4来。

“果然逃不过自己妹妹的眼睛……”小风默念道。

“哼,又想去做孤胆英雄啊,我只是担心你罢了。”小帆跑到小风面前,一边看着他,一边倒退着往前走。

小风无奈:“怎么会,我还担心你有危险呢……”

“……嗯?”小帆望着碉楼的小窗,那里有一丝丝的闪光。

一支支枪管正从碉楼的小孔里,悄无声息地伸出来……但现在小风什么也没听见。

猛地一瞬,小帆反应过来:这里有埋伏!

但没时间解释了,直接就拽着小风的手往回跑。小风还不知道什么状况呢……当然直到听到枪声。一梭梭子弹在他们身边划过,两人飞奔着,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忽然,小风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洒在脸上,下意识闭了闭眼睛。还来不及想是不是负伤了就被小帆拉进了一条小巷里。

“这是……啊!小帆!”小风抹了抹脸上的鲜血,才发现妹妹身上中了数枪,血流不止。

“唔……”小帆轻吟着,艰难地挪向哥哥。

“行了你别动!”小风咬牙切齿道,他解开小帆的上衣,用不娴熟的手法检查她的枪伤,“子弹穿透腰腹部,内脏震裂、大量出血……你中了那么多枪……!!”

小风的自责感淹没了整颗心,明明说了自己要守护妹妹……

“会没事的……”小风从妹妹随身的医疗箱里拿出止血钳、绷带等等,进行紧急止血包扎。

“……哥,不用麻醉了……”小帆有气无力道。

“你在说什么啊!会很痛,你比我清楚才对!”

“……不是,我下身……已经开始没有知觉了……”小帆露出惨白的笑容,“现在……我才感受到,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她坚挺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妹妹……是我无能……”小风手里的止血钳落在了地上。

AndyLaw闻枪声赶来,嗅见血腥味,又看到这一路的血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惊愕地看着小风。

AndyLaw大哥。”小风的声音变得苍然起来。

“……什么。”

“帮我照顾好小帆。”小风拿出M200,压上子弹,“我要去杀了那帮混蛋。”

 

第二十八章  用生命珍重的彼此

====================================

小风快步冲出小巷,一个滑步停住,抬手“砰砰”两枪瞬间就端掉了两个机枪口。

碉楼里绝不只有两名机枪手,就算没有了也应该有狙击手。小风冒着这样的火力闪到碉楼门口。他在门上绑了一枚手雷,爆破开大门后拔刀冲了进去。

AndyLaw安慰小帆道:“没事的,你有抗体,止血和恢复能力都比常人强……”但AndyLaw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一个人类,承受数发PKM通用机枪7.62mm子弹。即使他的身体机能很强,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AndyLaw不希望小帆死,那样小风会恨死自己的。

而小风的行动简直像是屠杀。碉楼内每层基本都驻有十名到二十名军阀,一共四层。当小风拿着沾满鲜血的武士刀站在碉楼顶层的时候,可想而知……如果那不是一般的刀,肯定都砍得有缺口了。

“呵呵,叛徒好久不见。”一个军阀狙击手轻蔑地看着小风,他身后还站着两个重装兵,举着PKM向小风瞄准。

小风定睛看了看,这人深凹的右眼黑洞洞的。“你是海贼……?”

“哈哈哈——没想到吧,你这个叛徒。”海贼狂笑道,“向你们射击就是我下的命令,可惜没伤到你……想杀我就来啊,哈哈哈——”

小风这才知道昔日的队友是这次的凶手,一个箭步冲上去,拔刀突袭。

【小风在用这把刀的时候领悟到,使用武士刀需要强大的爆发力。就类似方舟武士。其实这把刀自从落到小风手里,就像一直在教他,激发他的潜能一样。】

海贼侧身闪过,但他身后的家伙没那么好运。一个用枪挡了一下,只是一道划痕;另一个反应不及,直接被砍中腹部。刀刃刺过装甲,捅穿他的身体。小风把刀拔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不少脏器残渣。

海贼看了看小风,又看了看躺倒在地的濒死的重装兵,感受到强烈的杀意,立刻命令另一个重装兵开火。

碉楼顶层空间很小,四周也没有墙壁,正面受到猛烈火力的射击,对小风来说很危险。来不及回避,他直接拔出飞刀,插向重装兵的脚踝。顿时重装兵跪倒下来,射击停顿了。即使这样小风还是中了些伤。

来不及休息,小风掷出武士刀,使又想继续射击的重装兵一命呜呼了。

“砰”一枪穿透了小风的肩膀……

小风忍痛捂着伤口,想拔出手枪来对射,又是“砰”一枪,沙鹰被击飞……

“哎呀,可惜。”海贼挑衅道,“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啊。”

小风手中已无武器,M200在近距离根本没有杀伤力,子弹出膛速度不足以穿透军阀的防弹衣。他毅然空手冲向海贼,用力肘击。海贼把SVD横举向小风来挡这一击,但……SVD整个被敲弯。

正当海贼惊愕的时候,小风近身飞膝撞,把他从楼顶撞出。随着海贼“啊——”的惨叫,他从四层楼的高度摔下……

小风解决完这里,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就跑回小帆处。AndyLaw已经无线电请求直升机来接他们回去。小风挽起小帆,让她枕在自己腿上。小帆见哥哥回来,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等待死亡的降临……小帆血已经止住,但是肌肉松弛,体温下降,脉搏微弱……完全就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她感受到哥哥身体的温暖,又向他怀里靠了靠……

“哥……”

“……什么?”

“能……死在你怀里,”小帆露出苍白的笑容,“我……”

小风捂上妹妹的嘴:“好了……我求求你,别再说话了……”

【很幸福……】最后三个字,终究没说出口……

 

五分钟后,在直升机上,小帆停止了呼吸……

小风抱着她,用手抚上她的双眼,什么都没有说……

AndyLaw也不想安慰他,因为自己也知道,安慰无用,只有勾起他的自责。能做的只有默默送他回房间。

 

夜深时……

小风搂着妹妹坐在床头,原本她健康弹性的身体,现在摸起来竟象案板上明码标价的肉类食品……他看着这幅清秀的面庞……泪水不禁……他闭上眼睛,从前自己和妹妹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般……

记忆里的她仿佛一直都是那个傲娇卖萌的孩子,明明很依赖她的哥哥却总是死命否定这一点,倔强而可爱。她会以吐槽小风为乐子,会在他专心练习枪法的时候突然来一句“喂喂,别老是和一把冷冰冰的铁家伙作伴,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她会在他独自坐在休息室里擦枪的时候措不及防地跳出来,把小风吓一跳,然后恶作剧得逞似的开心地笑起来。她会在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用卖萌撒娇来解决一切问题。她会在受了委屈以后倔强地别过头说着“不用你管”,却还是有泪光在眼里闪烁。

这些,都是她的最初,他的最初,他们的最初。他一直一直都放在心里,不敢想,却也不敢忘。

即使是后来,他的离开一手造就了她的伤痛,以及成长,她变得独立而坚强,却也依然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孩子,是那个被他所熟悉疼爱的小帆。他以为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也不会再离开彼此。可是他忘了,有些事,从来都不是他们可以做主的……记忆可以留在原点,感情可以留在原点,但是时间不可以。

似乎他只要忍住眼泪,闭上眼,假装一切如初,就会很快有一双柔软的小手从后面遮住他的眼睛,调皮地说着,“猜猜我是谁……”

小风抹去泪水,俯下身子,在小帆冰冷僵硬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默默道:“亲爱的慢慢走,等等我……”

 

第二天早晨

AndyLaw大哥……!!”一个佣兵喘着粗气来报告,“不、不好了……”

“怎么了?慢慢说。”

“你……还是自己去看吧……”那家伙直奔风帆的房间,AndyLaw心里一怔……犹疑着跟了上去。

房间里,两具尸体——小风切腹自尽,躺在小帆身旁,他们两个手挽手,脸上露着安宁的微笑……果然,对相依相偎的他们来说值得珍重的就只有彼此,兄妹的存在就是他们生存的意义……

墙角,竖着两把刀……一把是小风买给小帆的,另一把,则是方舟武士留给小风的……它们紧紧靠在一起,永不分离。

 

andy闪客
闪客快打7官网
闪客快打7佣兵帝国
闪客快打7正式版
闪客快打7
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