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戏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工作时间:
  •  星期一:14:00-22:00
  •  星期四:14:00-22:00
  •  星期五:14:00-22:00
  •  星期六:14:00-22:00
  •  星期日:14:00-22:00
  • - 客服邮箱 
  •  1429114258@qq.com
首页 >> 帖子

末日之后-风帆双子10-17章(Forever爱牛 作品)

新闻类别:帖子  发布日期:2013-09-06 14:53:11.0 来源:管理员

第十章 堕落的天使

====================================

Andy Law被大家拉回医务室,但是莉莉丝(临走时小风飞刀割断了绑住莉莉丝的绳子,也算做了点好事……)发现Andy Law并没有外伤,只有一处钝器击伤的痕迹。Andy Law心道,小风这家伙……演技不是一般的好!哼哼,虽然不知道小风的什么借口忽悠走了腾格尔,不过……这次潜入实在太成功了!

说实话,这次潜入在战术上的确是成功的,但对于小风来说,他是绝对失败的……因为小帆不知道这是任务目的之一,而是真的以为哥哥叛变了……接下来几天里,她的工作简直一团糟,时常走神。大部分佣兵虽然台面上一直安慰她,背地里还是说:“看呐,那不就是叛徒小风的妹妹么……”这也是因为这次任务的高度机密性,除了Andy Law和身边的几人,大家都不知道真相。Andy Law只是为了大局的考虑,严密封锁了消息罢了……

小帆天天都能听到大家在背后的窃窃私语,而且她的工作需要的是细心,稍有不慎一条人命就会消逝……莉莉丝也劝过小帆,让她看得开点,但小帆对这件事很认真,始终认为是自己做的不好,哥哥才会离她而去,才会叛变……

每天早上小帆的眼睛总是红红肿肿的,Andy Law看在眼里,心里也不是滋味。早知会如此,就不应该让小风去……对他妹妹的打击实在太大……只希望小风不会受此影响,一旦小风表现出儿女情长的样子……相信腾格尔也会起疑心的……

直到有一天傍晚,小帆的工作结束,正想回房间。她低着头,手里挽着A兵团伤员记录本,走在去房间的路上。此时Andy Law正从拐角走过来……“啪”的一声,本子落到地上,两人撞在一起了,小帆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走路没注意……”

Andy Law帮她把本子捡起来,说:“也巧,正好我要找你谈一谈……就到你房间吧。”

两人走进帆的房间,Andy Law只是第一次来这里罢了,随口道:“不错,挺整洁的,小风整理的吧……”

“啊,对不起……我的意思只是你以后也应该这样做……”Andy Law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咳咳,言归正传,最近你的工作状态……也不用我说了,都是因为你哥哥的问题,这件事对我们的困扰都很大,包括在战斗力上……对于莱昂里亚自由革命军来说,小风的加入无疑使他们战斗力的大幅提高,这先不管,你的问题在于……”

Andy Law大哥,你不要说了……”小帆似乎已经忍到现在,终于打算说话了,“我始终认为问题出在我身上。我们兄妹俩个关系一直不好,都是因为我,我总是对他撒娇,认为有哥哥在,什么都不用操心。我想也是因为这个他才成为叛徒的,所以,请你……请你处罚我吧!”小帆一口气说完这些然后闭紧了眼睛,等待Andy Law的裁决……

Andy Law走近小帆按住她的肩,叹了口气说:“也不完全是你的责任,作为A兵团指挥官,部下的叛变就是我的失职,你也没必要自责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不要让大家再谈论你的是非了,不要再堕落了,用实力证明一切!你,可以吗?”

“我……可以的。”

“小风也希望这样吧,今天你就早些休息吧,晚上不许哭了……知道吗?”Andy Law突然表现出一丝温柔……说实话,Andy Law对她打心底的,有一种亏欠,但是这正好可以激励小帆,让她回到正常的状态。

“我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的……”Andy Law起身,走向外边。

“嗯……”小帆似乎在Andy Law身上看到了……小风的影子,“等一下,Andy Law大哥……”

“唔……怎么了?”Andy Law停住脚步,一只手把着门。

“我……我想要变强,不只是后勤!”小帆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很难办……小风要求你……”

“他已经不是A兵团的人了对吧!”小帆的态度……是下定决心了么?

“好吧,如果你真的这样想的话,明天就到我这里来报道,我亲自训练你。”Andy Law心里有一丝犹豫,但还是半答应下来,然后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Andy Law刚走出几步,叹口气看了看小帆的房间……心道:小风啊……我们最不希望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这孩子,已经由爱生恨了呢……

 

第十一章  深入敌腹

====================================

在小风回到革命军营地的路上,显然,所有军阀对他还是有所警惕的,毕竟A兵团与莱昂里亚自由革命军是处于半敌对,突然对方来了个叛徒,谁知道呢……

小风刚刚到达营地,就有一个刀疤脸的军阀说腾格尔要见他,便领着他去了。小风走到一个大型的帐篷前,迟疑了一下,环顾四周,才安心地进去。

“你来了啊。”帐篷里站着一圈军阀,而腾格尔将军席地而坐,盘起双腿,望着小风,“进来,坐下吧。”

【看起来,还是相信我的。】小风学着腾格尔的样子坐下。

“关于你,从A兵团脱离到我部,首先我希望你不要身在曹营心在汉,我想听听看你的理由……啊,还有,和你最后说话的那个小女孩,我也希望你能解释……”

“这个么……”小风轻轻冷笑一声,“她只是我的妹妹……但我们关系不好,她对我的冷漠简直就像有仇,而且……Andy Law对我有不少偏见,射穿肩膀也算留了一个面子给他。”小风说完还不屑地“嘁”了一声。

“呵,抛弃自己的妹妹来投奔我么?”小风心里有一丝紧张,但没想到腾格尔却说,“一定是被我的热血吸引了吧,哈哈哈……”

“这倒不完全是……”小风没有顺着腾格尔的意思奉承几句,反而出言不逊,“说难听点,我不过是不想投靠小小毛贼罢了,你也就是个杂碎。”

腾格尔还没急,边上的一名部下就冲过来挥起枪托攻击小风。小风也眼疾手快,只用双指抵住,另一只手拉住那个军阀的小臂,朝地上一甩,继续说:“何况,是人都有杂碎的时候……”小风向四周的军阀扫视了一番。

又指着躺倒在地的那名部下说:“如果你认为自己杂碎,那么量力,不然就会被摔得四脚朝天……”

“好!说得好!”腾格尔称赞道,说着就站了起来,双手放在背后做发令状,“还有谁不服?”所有站着的军阀都沉默了,心里还多了一丝敬畏。

【看来只是他的部下不信我,才提议这样质问我的吧……】

“小风,你现在开条件吧,我会尽量满足你。”

“……这是什么意思啊。”

“呵呵,从今以后,你直接听取我的命令,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哈?还有这种事……那么我要一个五人小队可以吧?”

“当然可以,这种待遇Andy Law绝对不会给你对吧?”腾格尔似乎还在拉拢小风,“你还可以选兵种。”

“兵种倒无所谓,对持有的枪械我倒有特殊要求——全部要带消音器。”

“消音步枪,原来你更加擅长偷袭?没看出来……”腾格尔对这个要求不太理解,这也基于消音步枪实在太少,而且这种东西在混战中根本没用。

小风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耳朵,道:“声音才是主导战场趋势的关键,而不是火力……”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啊……我拭目以待你小队的战绩。”腾格尔起身道。

小风走了出去,刚没几步就发现旁边是枪械库。

【正好,现在就选几把能安装消音器的……】小风走进这间昏暗的仓库,里面整齐地排列着SVD狙击步枪、XM1014散弹枪、AKS-74卡宾枪等等军阀常用的枪械,弹药一箱一箱地排列在墙边……

【我的M99也该换了,这背的我重死了……】

20分钟以后,小风手里挑着三把M4A1卡宾枪和两把ACR系列的突击步枪,自己背后还背着一把M-200狙击步枪,一律都带有消音器。

【这枪还差不多,明天再挑人吧……】

 

第十二章  第一次的战斗训练

====================================

今天出奇得热,Andy Law为了防止佣兵在野外中暑,只得取消一切外出的任务。正好自己要训练小帆,也没影响什么重要的事。

Andy Law带着小帆来到基地的健身房,因为不能出去的原因聚集了不少佣兵在锻炼。他甩掉黑色防弹背心,拉着小帆跳上拳击台。

“你确定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授课嘛……”

“当然。”Andy Law让小帆站在对面,“现在,用你的全力向我攻击!”

 

一小时后……

“你一点也不放水啊……”小帆跪坐在地上向Andy Law求饶。

“谁说的,我最多用了两成的力气啊……”

“……切”小帆嘟哝,“我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都怪你。”

Andy Law摆了摆手,说:“自己爬起来,下午还有射击训练呢,在那之前自己去弄把枪来。要是你还想坐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话,我可不管你。”

Andy哥你魂淡——!”小帆朝Andy Law大吼,自己也无奈。这是自己要求的训练,为了打倒哥哥才要求的训练……

小帆回到房间,看着空空的上铺心里一阵凉意。她爬上去取下哥哥没带走的包,扔在房间的地板上,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还以为你个混蛋没给我留东西呢。”小帆打开那个包,里面东西一大堆:螺丝套件和弹簧用一只大号罐头装在一起,十几个弹匣用蹦极绳绑住,一套套枪械内构强化套件整齐的排列在一起,还有两块用报纸包住的东西……小帆拆开来一看原来是传动装置和水冷机构,于是一个好主意在心里油然而生……

她先去武器库赊了账,买来了M4AK74,又到机械师小F那儿去……

“小F你帮个忙呗……”帆正在求小F帮她改造枪械,也就是刚买的两把,可是问题就是……改装枪械也要改装费,医护工作的工资还得再过几天发呢,“你看我好不容易材料都全了,就帮我一下嘛,我下午就要急用哎。”小帆摆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然后歪头笑了一下。

话说小F也算个正太,但还是一副汗颜的表情:“你就不要继续在那里卖萌了啊,帮你改不就是了,限你一周还我钱……”

F迅速拆解开枪械,把几个部件装上去,又从强化套件中取出榴弹发射器、消音器、和镭射瞄准器分别装到M4AK74上去,调整了几下。

“喏,给你。好久没人让我改装战术枪了,蛮稀有的咧。”小F把两把枪一起塞到帆的手里,弄的她一下子拿不起来。

小帆好不容易把枪背在身后,竭力稳住步子走向A兵团酒吧。她向酒保借了一个桌,跳上去然后取下AK,喊道:“拍卖战术AK啦,起价10W呐——”又倚着枪做了几个Poss

【要是有枪模这个职业……】

不一会儿就聚集了好多人来竞拍,最后是以28W的价钱卖出去了。

【有钱人就是多啊,这下赊的账还有小F那边就有着落了

还了钱,就要到吃午餐的时间了,小帆只能吃一碗稀饭洒上点酱油。【咱是不是该改善一下伙食了?】于是乎她去看了看牛肉罐头的价钱,哥哥走了一星期了,都没碰荤的呢。【300块?!还是省着点用吧,不买了……】

下午,小帆拎着M4按时到了露天射击训练场,Andy Law惊异地瞪着她的枪……

“厉害啊,才几个小时就可以弄到,是不是你哥的……”

小帆撇过头去:“又和我提他……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用他留下的材料做的。”

“……好吧,赶快开始射击训练吧,那边去领几个弹夹,然后瞄准50米开外的靶子射击,看看十发的总环数是多少。”

嗒、嗒——

十个弹壳瞬间就从枪膛蹦出来了。“喂喂你瞄准了再打啊……”Andy Law无奈地对小帆吐槽……

帆却鄙视了一下Andy Law,说:“你自己看啊

“这……你难道和有你哥一样的……”

“不是啊,这枪有镭射瞄准你忘了么?而且后坐力也好小的

“……好吧好吧,现在试试100米的靶子。”

天色突然沉下来,飓风阵阵,眼看就要下雨了,Andy Law看了看天空,对小帆说:“我看今天就告一段落吧,这天应该会有暴雨吧,别忘了你手里的这个家伙可是很精密的东西,要适时保养的。我把这里整理一下也会回去的。”

Andy Law跑去拿回那几个靶子,心里不禁想起小风:你小子,早就料到了吧,才把你的包留在这里的……

不久大雨就倾盆而下,Andy Law挡着雨冲过雨幕,要知道这雨带着大量的辐射尘。

“嗯?小帆呢?真是的,到哪儿去了……”Andy Law整个基地跑了个遍,也没见到她,“会不会是停机坪……就剩那儿了”

Andy Law推开二楼平台的门,小帆正站在上次那个被RPG击毁的平台上望着天空,那是军阀基地的方向。Andy Law胸口就像堵住了,后悔当初的决定,当初伤害这个女孩的决定。

他快步上前,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帆心里一惊,就感觉像是……一下挤上他的肩头。

Andy Law感觉小帆在发抖,便裹紧了外套。看着她的狼狈样,Andy Law理顺她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别闹了,快点进去,当心着凉……”走到楼梯时Andy Law才发觉她不是冷得发抖……她在哭,而且哭得很厉害。

“喂……你搞什么啊这……”Andy Law惊惶失措,一下便推开小帆。

“你是强者,你永远不会了解的——!”小帆朝着Andy Law大吼,竭力忍住哭声,然后跑回房间去了,在地上洒下一串泪迹……

“是强者,也能了解你的痛苦……对不起。”Andy Law不再管她,任那哭声越跑越远……

 

第十三章  第一次的紧急任务

====================================

小风坐在自己的帐篷口,望着雨幕,又看看扛着水桶跑来跑去的军阀,心里乐着呢,这雨真是天助我也……

 

此事要从N个小时前说起……

腾格尔见小风从武器库出来,就招呼他过来:“小风,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夺取水源,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热……不管怎么样,基地的饮水已经短缺了,你必须在明天早上之前弄到大批水源。”

小风把枪搁在地上,又望着天空中卷层云,回应腾格尔说:“将军,这我知道,上次去讨伐A兵团的目的也不是……好吧,言归正传,依我看,这是要下雨……”

“下雨有什么用,又不能喝。”

“本来是不能喝的,但这样就能喝了。”小风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起来,摊在手心里给腾格尔看。

小风回到腾格尔的帐篷里要来笔和纸,画了一只桶,里面一层一层写上了各种东西。

他指着这幅图纸说:“将军你看,最上边的这是污染的雨水。而这只桶里塞满了颗粒状的物质,它们被中间的厚布分成两个净化过程。下边的一层大部分是石子和沙子,用来过滤垃圾;而上半部分是由紧密的细沙和粉状活性炭塞满的,它们可以吸附全部的辐射尘,炭有多孔性。简而言之,这是个净水机。”

“呵呵,你是说我们来做净水机?主意不错,我们也有多余的空桶,但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炭,这就是痴心妄想,你最好还是费点心思在抢夺上面。组建你的小队去!”

“哎?谁说没有?没有可以做嘛。木炭就足够了。”

“这……全权交给你了,夺取水源还是让别人去做吧,真是……”

“好嘞。”小风拿着图纸跑出去出去大吼了一声:“集合!有正事做了!”

“全体军阀先分为三队。”所有人都训练有素地排成两个方阵。

“第一队听命,去沙漠挖粗沙、石子和细沙各半吨分成三堆到这里来。第二队听命,把基地所有能搬来的桶都搬来。第三队带木料和布料50公斤来。快去吧,时间不多,就快下雨了!”

【腾格尔只知道抢夺,不会利用环境……真不知道是怎么在荒漠生存的……不过这帮傻军阀挺听话,不然怎么没人有怨言呢?】

 

两个小时以后,材料收集完毕

“按照这个图纸做,所有人传阅一下,赶快装填,注意只装半桶净水装置,最后要在顶上蒙上布。炭我亲自烧。还有还有,只能用一半的桶,另外的要储水!”

在小风弄得满脸是灰之后,木炭总算烧制出来不少……磨成粉末撒进每个桶里也够了。终于,大家在下雨之前搞定了一切。

【现在就等下雨了,看腾格尔拿我怎么样……】

果不其然,倾盆大雨如“约”而至,所有军阀都注视着那些桶,看着它们慢慢灌满然后从浑浊变得澄清……

“耶!有水啦!!”也不知是谁喊的,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大家都冲进雨里,把干净的水储存到空桶里。

小风沾沾自喜,不过心里又打着小算盘:不是每个月都有这样的天气,得有持续供水才能打击腾格尔那个傻老头……呵呵……

 

第十四章  军方的残留物资?

====================================

小帆的训练已经有一周了,Andy Law觉得是时候给她一点任务了。

“过来过来,今天你有新的事情做了。”Andy Law招呼正在和佣兵们闲聊的小帆。

“切……你哪天不这样说……今天又要干嘛,不要再叫我保养重机枪了我说。”

“没有好吗,今天的任务是去废城收集资源,完成得好的话……我就承认你是初级佣兵咯,不然就继续训练。”

“哎哎?要我一个人去外边……有点怕哎。”

“怕啥,你有抗体还怕小小僵尸?”Andy Law无奈地吐槽。

小帆鼓起腮帮,瞪着Andy Law好久……Andy Law没办法,只好对着那里的佣兵们吼了一声:“烬炎,给你个好差事做了……”

“今天你就辅助一下小帆去搜集物资吧,她是从医护兵转过来的。第一次任务,关照着点。”Andy Law解释了一下,毕竟哪有第一次出任务就要雇佣兵的呢……

“好啊小美眉,我火力支援最拿手了,看我的MG42,人称单管机枪的巅峰呐……”烬炎开始滔滔不绝……

Andy Law没法忍受这货的自恋,拍了他一下脑门说:“去去去,这枪给你就是浪费子弹。任务用不着重机枪,扣了!用这个就够了……”Andy Law指了指烬炎背上的Ak-74,又拿走了他手里的MG42。

“喂喂……”烬炎愣了一下。

Andy Law给了他一个毛骨悚然的冷笑……

“我……知道了还不行么,走了走了……”

 

废城中……

小帆走在最前面,烬炎手里端着还冒着烟的Ak-74说:“大小姐你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路正中央啊……我知道你没经验,没见过多少僵尸,但也听我一句呗。”

“这才碰见几只怪蜀黍你就乱吵啊,根据佣兵法则第……”小帆对烬炎有些不耐烦,正要吐槽……

“停……泥垢了,咱别浪费时间了成不?就这样走要走到什么时候啊,这漫无边际的郊区……”

小帆突然看见不远处有金属的反光,似乎有什么在那里,于是叫上烬炎一起跑过去,竟然发现——是军方的运输直升机,坠毁在这种地方!?

烬炎看着地上一滩发黑的血迹说:“你最好小心点……我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小帆从腰间拔出银白色的Desert Eagle,对着变型的金属门框开了几枪。烬炎用力掰开机舱的门。

两人都大吃一惊,里边乱七八糟的,但载有弹药数箱,医疗用具和食物。他们又去驾驶室查看了一下,里面只有一个人。

“奇怪啊,这么大的运输机除了物资,只有被僵尸袭击的驾驶员尸体一具?”烬炎又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飞机。

小帆收起枪,从口袋里掏出橡胶医用手套,走到驾驶员尸体旁。刚走近,小帆就发现不对劲……

“怎么会?这个人……死于枪击。”小帆自己也不相信,但还是一字一顿地说,“另外的人恐怕是被怪蜀黍们……怎么会有人用枪射击军方的……”

“……”烬炎没在听她说,似乎在思考更重要的东西,“我想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我们麻烦大了……”烬炎取下Ak-74来……

他扯着小帆冲出飞机残骸,四周可以看见——大群的僵尸们……朝这里靠拢……

小帆拿出手枪,又从背后抽出光亮的Katana长刀,交给了烬炎?

“拿着,快回基地去请求支援,这里太危险了。”小帆这时表现得异常冷静……

“那你怎么办?就在这里阻挡它们你觉得可能么?”

小帆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回答烬炎:“……你说呢?”

 

第十五章  绑票

====================================

小风带着一队人来到革命军哨所,是什么能吸引他们来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一名叫烈焰的重装兵凑到小风面前,把手里的M134往地上一砸:“靠,基地呆的好好的来什么堕落城……咋们到底来干嘛?”

小风无奈的回答说:“你问了好几遍……我说了找几位女士谈妥一些东西。”

“我特么问的就是谈什么。”

“……水,让她们持续供水给我们。”

“你傻还是我傻,你要摇滚女皇那帮脑残给我们送水?”烈焰怒了。

旁边一名突击兵拦住他,一脸严肃地瞪着烈焰,似乎在说,不要顶撞上级。

“靠靠靠,海贼你小子拦着我干嘛,你也想跟着他一起散步么?”

小风终于忍不住了,大喊一声:“你们够了!没看到前面就是摇滚女皇的地盘么。”一群闹哄哄的家伙总算安静了一会儿……

随着小风的步伐,摇滚公园里的舞者都停下来,望着这一队人。所有人都因为领队眼里的寒气往后退了好几步,让出一条道来。

“这是,我们……预约了么?”烈焰不解的问……

 

当他们走到看似是一个演唱会场地的时候,小风示意其他人向后退,自己一人走到舞台下,对上面的人喊了几句。但是摇滚声实在太响了,小风自己也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只好掏出沙鹰,对着前排胡乱开了几枪。终于,安静了。

可是Singer突然跳下来,拔出话筒激光剑刺向小风。【喂喂,为什么突然攻击啊!】小风才反应过来,虽然躲闪不及,也只是袖口被割破一些。

Guitar走下来问小风:“亲爱的军阀小朋友,你们想要狼狈为奸夺取资源请找黑铁会,出门往北走,这里不欢迎你们。”Keyboard紧随其后。

“我们可没有那个意思。刚刚的流弹真是不好意思。只是太吵了,随便开了几枪就会打到人还真是……”小风一脸虚伪。

Singer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哼,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来做个协议,请你们每月给革命军哨所送20桶水,条件么……就是……”

“妄想!”“……不要脸!”“看我不扎小人咒死你们些个军阀!”三人一起打断小风。

“哎呀呀,你们怎么不听我说完呢?”小风摊开双手,一脸苦逼,“要我怎么交差啊。”

话语间,Singer已经冲向小风,小风却寸步未移紧闭双眼,直到——激光剑已经架在他脖子上。这下手下的军阀都乱了,纷纷抽出枪来。

小风对他们说:“你们回哨所去……”

几人有些迟疑,手中的枪仍没有放下。

小风又用冷冷的目光白了他们一眼,逼着他们走出摇滚公园。

【哈,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好了,玩得够了。”小风伸手把住Singer的手,硬生生没让她的手靠近喉管。

“说了让你们听完我的话……”小风使出擒拿拧住她的手腕,Singer只有捂着腕关节叫的份了。他又抽出背上的M-200,对着Guitar就是一枪推力弹。

Keyboard看着瞬间就被放倒的两个人,攥紧了手里的电子琴,毫不松懈地盯着小风的一举一动。

小风则拿出沙鹰来,Keyboard即使想躲也躲不了,距离太近了。她的手臂脸颊和脚踝分别中弹。

小风说:“我们交易的条件就是……拿你来换每月的20桶水。”他把在地上挣扎的Keyboard绑起来,用枪抵着她逍遥离去。

 

“…………贱人!”Keyboard挣扎着想脱开绳子的束搏。

“别吵。”小风警惕的盯着周围握着枪的街舞少女。

一直到走出摇滚公园,Keyboard仍然不肯安安静静地走。

“……真是对不住。”小风说着,一拳蒙倒她,然后消失在一片废弃建筑群中。

 

第十六章  第三集结点

====================================

待烬炎拿着小帆的长刀突出重围以后,她重新钻进机舱里,迅速拆开一箱弹药,拿出一些步枪弹夹和榴弹数枚。

“试试看这枪的榴弹发射器怎么样……”小帆打开附加瞄准具,换上空包弹,再瞄准前排的怪蜀黍们。接着,一枚40mm的榴弹划过一道抛物线,准确的落在僵尸群里。

榴弹撞击地面后,破片和爆炸瞬间将几十只怪蜀黍杀伤,周围的也被爆炸冲击波震晕了。小帆抓紧机会端起枪,冷静地射击。她并没有射击怪蜀黍们的身体,而是射击腿,极力拖延住它们的步伐,使其在50米开外艰难地推进。

看着怪蜀黍们呻吟着爬行的样子,小帆毫不畏惧地吼道:“哼,想过来就踩着自己人的身体过来吧。你们要是过来,我就会杀死你们。”

苦苦坚持了半个小时,支援部队还是没有消息,弹壳已经遍地都是了,但僵尸潮还没有减退的意思。小帆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死尸堆,强忍着恶心依然坚持着。

“……看来就不应该相信他,呵呵。”小帆站身起来,望着远处的天空,松开了手里的战术M4

随着步枪落地的声音,小帆换上一副惨白的脸色,掏出沙鹰,单手持枪对着近在咫尺的脑门就是一枪。那只僵尸的头盖骨飞出好几米,但她瞳孔里透出一种她不该有的杀气,没有半点怜悯的神色。她瘦弱的手腕没有因为沙鹰的后座力弯曲一点,对身上的血迹和被弹头带出的一些脏器残渣丝毫不感到忌讳。

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一副陌生的脸色、一种恐怖的气势和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感瞬间把她潜在的战斗意识唤醒了,对待僵尸的不是一种讨厌的心情,而是残忍——

僵尸们也不知怎么的,动作开始迟缓退却,有的已经逃之夭夭了。

正在这时,一阵旋风从远处呼啸着冲过来,悬停在小帆的头顶上,并且用航炮持续扫射着零散的僵尸。

烬炎撑着机舱门,甩下一根绳子来。小帆抓住绳子末端,米-24雌鹿就起飞了。

 

回到基地……

前面恶心的僵尸再加上飞机短程吊运的眩晕感,小帆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地……吐完第一句话就是:“以后别再叫我做这种任务了……”

“哈,我想你为啥一脸惨白,原来你晕机啊。”烬炎打着哈哈,把长刀还给小帆,“你还别说,没这玩意我们俩都回不来了。”

“唔……我还真以为我回不来了……”小帆扶着墙喘了口气,“走吧,去AndyLaw那里和他说说物资的事……”

 

A兵团地下一层……

“所以这次任务失败了?”AndyLaw用半打趣的口气说。

“是……”小帆把头埋在衣领里,没干出大声。

AndyLaw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行了,没事,物资下次再回收就行了,发现了那么大批的物资你们功不可没。我们打的赌,勉勉强强算你赢了吧。”

“……我看我还是再训练几天比较好。”

“为什么?”

“废城里太恶心……我不去了……”

烬炎插嘴道:“没什么啦,小帆你抵御的僵尸潮几乎是全废城的游荡僵尸了,还不是被你消灭了大半。”

AndyLaw也点头称是,还说:“对于军方直升机坠毁的原因,我们有待调查。因为废城是A兵团的地盘,军阀和盗贼再无聊也不会来这里,何况他们的矛盾多了去了。”

“是这样……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幸存在废城的人?”烬炎问道。

“应该不会,军方发现幸存者都会进行补助和转移……好了,这事不用你们担心,休息去吧。”

“是。”

 

第十七章  真实与谎言

====================================

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小风正躺在木箱子上闭目养神。Keyboard躺在仓库的另一个角落里,刚刚被霉味呛醒,正不停的咳嗽。

小风走向Keyboard:“那么快就醒了,你得乖乖的呆着。”

Keyboard看见小风手里的匕首寒光一闪,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你丫的抓我干嘛?”

“我的任务就是收集水源,只是找你们要点。”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只抓我?”

“哎?你不觉得吗,你是三个人当中最冷静的一个。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收到水源的消息。”小风站起身来。

“……你有本事就撕票啊!”

“呵呵,你以为我不想么?”小风站在仓库门口,冷笑一声,“我会把你扔在这儿,任你慢慢的死。”说完,就出去把门关了起来。

“……喂喂,不要这样啊!”

 

军阀基地

“什么,你们把他扔在盗贼手里就回来了?!”腾格尔揪着一个军阀的衣领大怒。

“是他逼着我们回来的。”烈焰反驳道。

“是啊,那目光像要杀掉我们一样……”海贼附和。

腾格尔深呼吸一口气,心里有点顾虑:小风本来就是叛变来的,他会不会又故技重演了?这种人怎么可能被轻易抓住呢……

 

而另一边,Keyboard的伤是个问题。有伤就有血,而有血的地方——总是有僵尸的。

小风正在仓库外看着远处正蹒跚向这边靠拢的几只家伙。

刀已在手,他散步般迎面走过去,匕首轻轻划过几道弧线后,统一地捂着喉管倒下了……黑色的血液喷涌出来,溅在小风身上。小风望了望附近,又有零散的几只闻到腥臭味靠拢来了,都去逐一解决。

“我还以为有一大堆,怎么废城冷清那么多……”小风不屑地踩在一只濒死的僵尸身上,给了它脖子一脚,“管他,反正附近安全就行了……”

等小风回到仓库来,他看到Keyboard面无血色,立刻从仓库里找了干净的布条为她做了简易包扎。

“……啊,你这怎么搞的!”Keyboard看着满身是血的小风惊呼。

“咳……这都不是我的血,我只是去外面清理了点杂碎,人质交活的才比较符合我的道德。”说着就把沾着血的刀往衣服上抹了抹,在Keyboard身旁坐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Keyboard突然这样问小风,“……至少肯定不是军阀!”

小风心里一下紧张起来,自己身份连腾格尔都没识破,为何被小小电子琴手看出破绽!【不行……不能慌……要有副间谍样……】他只能装作淡定,面无表情地盯着Keyboard的脸,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军阀哪有哪有装备那么多刀的?再说看你的枪,也不是军阀的配置!”向来话少的Keyboard突然说起来,“惯用刀,又对血不忌讳……你是不是黑铁会的盗贼!”

【噗嘻,我还以为呢,我怎么会告诉你我是A兵团呢= =

“……哼哼,你要是这样觉得就这样吧。”

Keyboard心里安定了些,毕竟她觉得,旁边这个绑架自己又保护自己的人不再那么危险了。

andy闪客
闪客快打7官网
闪客快打7佣兵帝国
闪客快打7正式版
闪客快打7
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