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戏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工作时间:
  •  星期一:14:00-22:00
  •  星期四:14:00-22:00
  •  星期五:14:00-22:00
  •  星期六:14:00-22:00
  •  星期日:14:00-22:00
  • - 客服邮箱 
  •  1429114258@qq.com
首页 >> 帖子

【闪客大赛2013】【小说】——智战红桃三——【Boy篇】(可爱的故事哥 作品)

新闻类别:帖子  发布日期:2013-09-05 15:11:24.0 来源:管理员

潮湿恶臭的房间,弥漫着烟雾,雾里,椅子上,一个背影挡住了发光的屏幕,手指

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打着,握住鼠标不停的摆来摆去,不时的往鼠标垫上砸一砸,貌似是宣泄

着对设备老旧的不满突然,

突然,男人像疯子一样把电脑砸掉,网络断开连接,男人要崩溃了,他要杀人,他要发泄,他

要疯了!!

他冲到房门,一脚把房门踢开,全然没有注意到那扇老式的木门已被他踢变形了,这时一个

新入伍的战士跑了过来,看看地上变形的木门,接着回头对着男人说:Boy哥,活尸传来情

报……。

话音未落,Boy一拳将齐鼻梁打断,对其厉声喝道:“能否解释为何我使用的电脑宽带为何突

然断掉”说着又给战士来了一脚。

士兵捂住鼻子,口吐鲜血,支支吾吾的接着说道:传…来情报…报说..一个神秘组织正在对

我们基地进行一系列…… 行动。前方不远处的一抹绿色身影晃过Boy的视线,Boy似乎明白了

些什么。

佣兵角斗场门口,Pig躺在BPK战车上,一个嘻嘻哈的战士过来,对着Pig说:“痞格哥,例

行检查维修保养你们的战车哈,借个道。”

Pig:“…哈哈啊啊啊啊,痞格...”然后流着口水站起来走到一边看着,食指放在嘴里,士兵

对轮胎进行着检查,这时King走过来,对着小士兵进行调笑:“小娃娃,这车可不能乱弄

呐!不注意弄出问题我就爬(注:“爬”方言通“打”字)死你的哦,小锅叫什么名字啊”

士兵话到:“本人姓走,名乂,也有兄弟叫我赵,就叫我杰克吧,哈哈,嘻嘻哈哈” King脸

色一黑,怒目圆睁大声喝到:“敢调弄老娘!”

随即拔起绑在腰上的两把冲锋枪扫射,pig还是痴痴的笑着,杰克貌似身手很敏捷,迅速躲在

BPK战车下,Boy接到情报已经赶来。

反着白光的镜片却丝毫挡不住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一头街头黄毛坏小子的发型,不停的跺

脚,两手狂抓着自己的头发,发疯似得冲了过来

King意识到不对劲:自从上次输给Andy后就很久没看见他这样了,难道是网瘾发作了!!

King迎上去双手抓住Boy的肩:“Boy,怎么了,你冷静点!!”

大家都没意识到,杰克已经不见了。突然,Boy耷拉着头,笑了笑,十分轻蔑,似乎冷静了不

少,朝着战车的方向走去,告诉King:“我接到情报,有任务了,先走了”。



Boy开着车在崎岖的废墟公路上飘驰,空旷的道路看不到半点人烟,路旁左右总有时不时的哀

嚎声,那是游荡的丧尸发出的嚎叫,好似召唤着自己的亡灵…抬头仰望,阴霾满天,见不得一丝

太阳的光亮。西风骤起,卷起荒地上的枯草,在空中飞舞。突然,一条白龙闪过,瞬间照亮了

这黑暗的世界,随着一个清脆的巨响,雨水倾盆而下,巨大的雨点打在车玻璃上,发出阵阵沉

闷的响声。

湿滑的道路,地上的雨水如明镜一般,黑云被踩在脚下,雨停了,天却依然阴沉着脸,没

有一点晴天的意思。突然水花四起,打破了寂静,一辆全副武装的战车疾驰而过,面对如此

湿滑的路面却没有丝毫减速。Boy两眼闪着红光,脚下的油门被踩得死死的,突然,一个华丽

的甩尾,溅起大片的水花,紧接着是一个漂移,车停了。Boy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片,不用

说,是那个身穿绿衣的男人干的好事,Boy看完后把纸片揉成一团吞了下去,笑着说了一句:

“这个andy…这些麻烦事总是交给我处理…真是的。”Boy扶了扶眼镜,感受到车内有其他人

的气息,开口说道:“出来!”

Boy打开车门,从车里探出头,迎接他的不是雨后的凉爽,而是一股充斥着丧尸腐肉恶臭的

热浪。地上,几只蟑螂却悠闲的爬着(蟑螂可忍受300℃以上的高温,生存能力强,是生物学

家认为是地球上最后灭绝的一种生物),他走下车,蟑螂们不约而同的跑到车底下。Boy打开

战车后门,看到一个士兵正躺在后座车底板睡觉,吹着空调的车中,他的睡像很邋遢,流着

口水,胳膊搭在车前座的后袋里,带着睡意的微笑。Boy硬把此人拽下了车,这时,那士兵醒

了,睁开朦胧的双眼,隐约看到Boy已经扭曲的脸,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个懒腰,他看着Boy

擦掉嘴角的口水,一副惊讶的神情,显得很精神。Boy大吼到:“你是谁?躺在我的战车里干

什么?!”,那士兵回答:“啊。。我刚才接到命令维修保养你们BPK的战车,一个不过意就

睡着了啊。。。实在是抱歉,我的名字叫做杰克”Boy没有搭理他,回头把车门关好。接着回

头轻蔑的看着杰克。


他一伸手,把摔在地上的杰克拉了起来,说:“来了倒不是坏事,跟我来,或许能帮我

一些什么。”。车外,一扇破旧的铁门后是一座巨大的军事基地,看样子像是荒废了很久。

他们走到门前--这是一扇密码门,杰克看了很是苦恼,随机便掏出手枪,瞄准了密码显锁,

正准备开枪,却被Boy拦下了。Boy掏出一台屏幕裂开不知多久了的平板电脑,又将一个芯片

插到密码锁的插槽中,不过几分钟,密码被破译了,杰克在边上兴奋的叫着:这太好了!太

牛掰了!我靠!!,“闭嘴!想引来敌人把我和你都弄死吗!给我安静些,一切听我指令” 

Boy压低声音,说道。




他们潜进大门,Boy走在前面,后面的杰克新奇的看着四周,不时指指这里,看看那里,好

像没见识过这些东西一样,大惊小怪的,杰克带着好奇的语气问道:“这里没有守卫什么的

吗?这个地方应该会有敌人才对啊!”“这次行动的情报是由一个名号为活尸的弟兄提供的

,据说有很好的军事能力,我的任务就是进入这里,获取他们总基地方位和兵防计划情报,

然后进攻他们,据情报他们貌似有扩建地盘的计划,这很可能威胁到我们A兵团,我们必须知

己知彼,而这里是他们的分基地,防守仅靠那扇密码门,而且城墙很坚固,这个点据情报是

他们的休息时间。”说完,杰克也没多问什么,就在这时,两把闪着寒光的手枪顶在他们头

上,手枪上鹰头的图案隐约闪烁着,是两个战士。杰克吓得直哆嗦,半句话都说不出来,Boy

举起双手,示意投降,以电驴不急掩耳之势,身像前倾,后蹬那战士的小腿,那战士顿时失

去重心,往Boy身上倒,Boy锁其喉,夺其枪,向其肩膀借力,双腿离地,踢开把枪顶在杰克

头上的战士手中的枪,一手持枪一手锁喉,对着从刚才Boy反抗中未反应过来的战士,整个过

程,在感知上也就秒字上下,战士还没有从Boy快速的反击中反应过来,杰克迅速跑到Boy身

后,与其交接被锁喉的战士,杰克锁住战士,Boy腾开了手,走过去,把刚才踢飞的枪捡了起

来,双手各持一枪,指着另一个战士说道:“报出你们的身份,和来这的目的”战士端详着Boy

看着Boy,惊讶的喊道:“Boy大哥?!您怎么会在这?”。“我现在在问你:你们是谁?”


Boy的枪仍顶在战士头上,“我们两个是...活尸派来...来侦查的,刚...刚刚接到情报。”


战士颤抖着回答。“呵,好啊...”被锁喉的战士看到这男子原来是鼎鼎大名的BPK战队队长Boy!

便对锁住其喉的杰克说:“兄弟…这位兄弟,自己人啊!大水冲了龙王庙啊真是!”杰克不

语,Boy侧过身去,对杰克说:“放开他”。战士脱开了杰克的锁喉,对着Boy说:“Boy大哥,

我们能协助你们行动,这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真是的啊!哈哈哈”战士开怀大笑,忽觉

口中苦涩,也没怎么搭理,跟着Boy、杰克、和另一个战士要去战车那取行动必须品,枪支弹

药,手雷炸弹之类的东西。 他们到了战车前,打开了车后箱,Boy拿了他的专用战场袋,

和一把不知名的手枪,杰克拿了一把冲锋枪,两个战士也在挑选自己的武器,就在此时,刚

才被锁喉的战士突然出现了痉挛症状,倒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身体,而且呼吸急促,很快

便昏迷了。杰克完全搞不清状况,蹲下身想先把他们叫醒,不想,还没来得及,战士已经没

气了。另一个战士看见同伴死在自己面前,立马蹲了下来用力摇晃同伴的尸体,喊道:雷磊

!!啊!!不!我们是一起加入A兵团的!Boy对着活着的战士说:“你的名字是?”战士伤

痛欲绝:“我..王剑..”Boy看着尸体,说道:“这个应该是中毒,怎么会,这...难道是红

桃三...杰克你带上刀具背上“他”我们要再次进入那里,不然越过时间就不好进了”

Boy、杰克、王剑一行人,再次潜入了这个看似荒废已久,却潜藏着各种危险的军事基地。

Boy看到了这个基地的洗手间标识,三人都在掩体下熟悉地形,以便行动,Boy对刚才战士雷

磊的死感到诧异,决定进入洗手间,利用不多的安全时间进行解剖,他们小心翼翼,蹑手蹑

脚,从一个掩体到另一个掩体进行转移,他们到了洗手间门口,这个军事基地的确很大,但

生活设施十分的老旧破烂,洗手间门是木制的,下角处已经烂了,大概有可以通过一只老鼠

的间隙,杰克伸手要去推开门,只见Boy压低声音说:“慢!”接着拔出放置腰间的消音手枪

推门而入,啾!(消音手枪开枪的声响)杰克和王剑仍在外面,也进了去,地上多了一具尸

体,杰克和王剑看见Boy的背影,王剑问到:“Boy大哥...这是?”Boy答到:“先把门关

上,这只是一个来上厕所的哨兵,真是一个运气不好的家伙阿.”Boy带着轻蔑而邪气的死亡

式微笑说道。王剑把死去的雷磊的尸体小心的放到地上,好似同伴还活着一样,Boy取出放在

袋子里的工具刀,吩咐杰克解开雷磊的上衣,一刀刺进雷磊的胸膛,果断的向下划,一道十

几公分的血口子出来了,黏黏的血丝,还有几点血弄到了Boy的脸和眼镜上,

王剑看见自己昔日的同伴,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面对墙壁,拿拳头轻砸墙壁,带着伤心的

面容,Boy带上白手套,扒开血口子,里面都是肠子、不明组织液、内脏和一些快凝固的血

丝,食道处发出了一些苦味…Boy陷入了沉思,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杰克已经恶心的到马桶

口狂吐,王剑不忍回头见到昔日战友这般惨状,回忆着从前和雷磊的点点滴滴,Boy脱掉已经

沾满血,污秽不堪的白手套,站了起来对杰克和王剑说:“结合刚才雷磊死亡前的症状和在

他食道处散发出的苦杏仁味道,是氰化物中毒没错,原因不明。”与此同时,门外出现了脚

步声,Boy立即拿出烟雾弹扔至厕所门口处背上背包,对王剑和杰克叫到,快从窗户走,杰克

一跃用枪托砸破玻璃,对Boy说:“可以走了!”然后从窗户跳了下去,Boy也紧接其上,对

王剑说:“快走啊!发什么呆?!!”王剑对Boy说道:“那雷磊呢!?雷磊怎么办!!”

“雷磊?雷磊已经死了!你如果不走也会死!”Boy吼道,接下也从窗口跳下,王剑含泪跳上

窗口,回头望了望雷磊的尸体,也跳下窗口...由于是最后一个离开洗手间的,眼睛则被烟雾

熏到....



三人已经到了洗手间后方,顿时迷失了目标,杰克还没从刚才呕吐的身体不适中恢复过来,

Boy拍了拍杰克的后背,问道:“怎么样了,好多了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转移”王剑带

着疑惑的眼神看着Boy,Boy仅仅是轻轻的摇摇头,像是在示意着什么,王剑又将眼神转向了

杰克,便拔出自己绑在腿上的军用匕首,牙齿咬着匕首柄,手持一把9mm的Glock,手势示意B

oy自己要去前方侦查落脚点,Boy带着杰克躲到了两个很大的空汽油桶罐,在旁边发现一席很

大的破烂绿布,便把空油桶和他们两个一起遮掩住,王剑发现前面有一个落单站岗的敌人,

便从一个又一个的掩体从后方接近了过去,躲到一个柱子后,背对柱子,侧过头去,拿敌人

就在那,坐在阶梯上,抽着烟,十分悠闲,王剑用左手拿下口中的匕首,迅速冲过去,手起

刀落,插进那敌人的脖颈,然后用胳膊卡住敌人的头,拖到了一个角落垃圾桶旁,十分隐

蔽,血已经流的到处都是,王剑把敌人的军帽带上,解开自己的上衣,扒下了那尸体的军

装,但上面部分都被血液浸湿,王剑用自己的上衣尽量擦去军装上还未凝固的血液,便把军

装穿上,又把裤子换成了军裤,接着王剑站了起来,由于军装的颜色较深,所以血渍并不明

显,如此一来,在附近行动就不易被发现身份了,观察到前方有一座假山,附近无敌军,王

剑决定通知Boy,一起到这里暂先埋伏,由于穿着敌人的装扮,王剑便大大方方的在这里走

动,突然前面来了一个白衣墨镜男,王剑当做没有看见,继续走着,经过白衣男身边时,白

衣男开口了:“你不是这里的人吧。”王剑一惊回到“你说什么?”“你身上有血的味

道。”王剑万万没想到气味这一点,竟成为他暴露的关键!....

杰克和Boy在厕所窗外下的油桶后隐藏,杰克仍感到不适,Boy:“你知道开膛手杰克吗?”杰

克勉强答道:“是那个英国1888年的一个连环杀手,至今未破案的那个人?”Boy:“是的,没

人知道他的踪迹,无人知晓他是谁,于是他变为一个传奇,是个连我都仰慕的人...虽有有一颗

罪恶之心,但他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风格是我喜欢的”杰克没有答话,坐在那里让自己好受

些,这个军事基地的敌人貌似已经开始活跃,Boy和杰克在油桶后听到很多脚步声,交谈声,一

个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Boy将绿布一掀,一下盖在了那个人身上,Boy持刀就要刺去,

那人连声说道:“王剑!我是王剑!”Boy收住刀,问道:“情况怎么样了。”王剑:“顺

利,有一处假山可以让我们埋伏落脚,而且我还见到了活尸..”Boy:“他不是提供情报吗,

也来了吗?”“虽说我和雷磊是活尸的部下,我们却从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刚才差些将他认

作敌人。”王剑回道。Boy:“那我们就先去假山处”此时杰克貌似已经没那么难受了,也站

起了身,Boy蹲身在厕所墙壁上安了一个五分钟限时爆破的炸弹。于是和王剑、杰克向前埋伏

前进.......

andy闪客
闪客快打7官网
闪客快打7佣兵帝国
闪客快打7正式版
闪客快打7
闪客